大号。用爱发电。随缘更文。

关于

雷安/隐逸玫瑰。2/10

*现代娱乐圈AU

*私设病症:花瞳症

*20岁雷狮 x 21岁安迷修

*在ooc的深渊中大鹏展翅。

*想了想还是先把01.发出来,剩下的一万字考完试发。

————————————————
00.
:若在暗恋上一个人,而并不清楚被暗恋者对暗恋者的是否喜欢的情况下。暗恋者则会落得“花瞳症”
:“花瞳症”患者的眼睛瞳孔处会有一小朵玫瑰的纹路。
:“花瞳症”患者每当遇见被暗恋者与第三者的较为暧昧行为时,眼睛便会感到暂时疼痛以及进入那一瞬间的失明状态。
:“花瞳症”患者需在一星期内,接受来自被暗恋者的真心告白,否则过期后“花瞳症”患者将会永久性失明。且被暗恋者将有新欢,也就是第三者。

“用我的失明换你一世安好。”

01.
日月流转,新一个夜晚已经来临。灯红酒绿的海滨城市已经开始靠着灯光开始了新一轮的运转。

一阵又一阵清凉而又夹杂着海盐味的海风正努力给予忙碌过后的人们一丝抚慰。

而海滨城市的中心是一座体育馆。
被尖叫几近淹没的歌声以及粉丝们的尖叫如热浪翻涌而来。

淹没了沉寂的心绪。

“ only five persons”(简称OFP)是一年前经过一个淘汰生存赛制节目最后筛选出来的前五人组合出道成男团。表面意思是,百人中仅五人可以站在巡演的舞台,来接受由他们的努力换来的粉丝尖叫还有从天飘散而下的缤纷彩纸。这是他们成长及蜕变的见证。

虽然彩纸看起来很幼稚。

台上的少年被观众席上的五颜六色的灯牌和手幅看迷了心智。

他们在出道前还在节目里顺位发表时曾一直幻想着,出道后的故事。他们后怕不能走上这条夺目的花路。
似乎做到了。此刻的他们正在演绎这个故事。想要把它做的更好,以便完成完美而又华丽不失遗憾的传奇篇章。

见面会结束得很快。两个小时的时间就这么在几个舞台表演还有中场小游戏中过去。最后,
五个舞台都加入了的雷狮已大汗淋漓,不断喘气,拿着话筒直到好一会才说:“OFP,将征服星辰大海!”

握拳举起,是对未来的自信以及宣告。

“OFP,将征服星辰大海!”

见面会结束了。

帕洛斯提倡去点夜宵。佩利双手举起表示复议。卡米尔微笑地对雷狮说辛苦了。

雷狮回以卡米尔一个拥抱。这点程度的辛苦还不足以挂齿。为了未来我们必须拿出百分之一百二的努力。雷狮这样想。

站在旁边的安迷修换下早已被汗浸湿一些的外套,想要过去与雷狮搭话。

突然,

翠绿色的眼睛传来丝丝阵痛,突如其来的疼痛让安迷修不得不捂住眼睛。“唔...”
眼前突然性的黑暗瞬间让安迷修慌了神。

如同置身于深井之中,没有一丝阳光照射进来。
瞬间感到窒息而又压抑的感觉。
如同是迷茫雾霭中没有灯塔指明的孤船,在平静毫无波澜的海面上行驶。周围的一切都是未知。

不过那一刻黑暗只是一下子又马上消散不见,似乎刚才怎么都没发生一样。

只有眼睛还在持续的疼痛是真的。

几秒钟后,疼痛感也消散了。被疼痛逼出的生理泪水流下了几滴。安迷修趁人没发现连忙拭去了眼泪。

“安迷修?”

安迷修转身,看到了雷狮正歪着头一脸轻松看着自己。

“夜宵来不?”
“...还是不用了,今天有点累了。”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拒绝雷狮的邀请,很奇怪的感觉,来自于眼睛的突发状况。

“喔,好吧。”雷狮也没有过多言语,瞥了眼安迷修看到他红红的眼眶皱了一下眉后想要开口说什么,但听到佩利在催自己才作罢。

后台只剩下了安迷修一个人。

跟着助理回到了酒店,一进房间就马上冲进卫生间用水胡乱洗了个脸。

一抬头看到镜子中的自己。安迷修看到了自己对眼睛里仿佛有什么东西隐逸在里面。

瞳孔上有一朵浅浅的红玫瑰,正妖艳地绽放。似妖艳的美人被周边的绿叶簇拥着。

浅红与湖绿,对比明显两种颜色相撞。

被冰凉的自来水冲洗了过后才感到清醒一些,他终于冷静下来。

用着手机百度了刚才眼睛的疼痛以及短暂性的黑暗状态。得出了一个名词:

花瞳症。

02.
若在暗恋上一个人,而并不清楚被暗恋者对暗恋者的是否喜欢的情况下。暗恋者则会落得“花瞳症”
:“花瞳症”患者的眼睛瞳孔处会有一小朵玫瑰的纹路。
:“花瞳症”患者每当遇见被暗恋者与第三者的较为暧昧行为时,眼睛便会感到暂时疼痛以及进入那一瞬间的失明状态。
:“花瞳症”患者需在一星期内,接受来自被暗恋者的真心告白,否则过期后“花瞳症”患者将会永久性失明。且被暗恋者将有新欢,也就是第三者。

安迷修慌了。

翻动页面的手指微微颤抖。他害怕了。

失明了,是不是以后就不能站在舞台上了?是不是再也看不到雷狮他们站在舞台上表演了?是不是就再也看不到那些粉丝给他们应援的灯牌手幅了?

目前状况来看:是的。他不仅仅是失明,就连雷狮也会因为这个花瞳症而凭空多出个恋人。

证实手机上面所说的。安迷修暗恋雷狮。

暗恋雷狮已经两年了。从他们刚刚来到选秀节目四目相对的那一刻起,当安迷修看到雷狮那仿佛有浩瀚的星辰大海的双眸时,就已经陷了进去。

越陷越深,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坦白。就像天真无邪的小鹿一头栽进猎人设置的坑里,还在坑里面欢快地蹦跳却不知要逃离危险。

安迷修回以起当时在选秀节目与其他人第一次节见面。他穿着白净没有一丝污浊的白衬衫,还有领带。
“大家好,我是安迷修。”严肃不失庄重,安迷修还给上面已经坐上了椅子的其他练习生鞠躬。

起身,抬头。他一眼就看到了倒数第二排的雷狮和他的其它成员。

距离不远,这让安迷修看到了雷狮眼中的傲世不羁的放纵以及浩瀚无垠的星辰。而雷狮也正好看向他。

看似友好的礼貌式微笑,下一秒却又突然变得挑衅。
“安迷修?不过如此。”
在雷狮看来,一切的友善都是软弱无能的,迟早要被森林之王给猎杀。
他认为安迷修很快就会被淘汰。

一只狮子在平原看见了一只鹿,狮子对鹿起了猎杀之心。

没有哪一个猎人会放过眼前的猎物。除非他是残缺的。

安迷修恰好听到了雷狮那句不经意的话语,而他的内心却毫无波澜。他认为这是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轻视,他不必要去跟平凡的普通人计较。安迷修选择用实力证明自己。

tbc,不会起队名。

评论(3)
热度(23)

© 语花花 | Powered by LOFTER